边缘车企之困:50个自主品牌年销量难过10万辆

  事实上,代议制民主在处理对外事务方面是存在缺陷的。托克维尔在他享有盛誉的《论美国民主》中就认为贵族制才最适宜处理对外事务,这是民主制与对外事务的特性与二者固有的冲突所致。因此,托克维尔认为以非民主的方式处理对外事务才能避免民主制在此方面的固有缺陷。

  议会管脱欧侵蚀政府行政权力?

  然而,自20世纪后半叶以来,随着英国民主化进程的推进、公投形式的引入、现代传媒的高速发展以及九十年代以来全球化的深入开展,外交事务越来越向议会开放,议会代表们似乎也越来越熟悉国际事务,越来越可以就外交问题进行议会辩论,外交议题甚至不时以公投的形式举行,大众都能参与其中。而照托克维尔的观点看来,这却是代议制民主本应该避免的。民主制的固有缺陷使其一旦应用到外交事务领域,其缺陷将暴露无遗。这将改变政府处理对外事务的终极目的,即最大化地保护国家与人民的利益,对外事务将变得与选区或国内事务不再有差别。

  20世纪初主张外交事务应以更民主的方式进行的人们曾说:公众的意见不一定正确,但至少人民可以承担自己的错误。若按照这种看法,国家与政府的功能将越来越被削弱,因为民众可以选择承担自己的错误而非选择信任政府并让其保护自身的利益,而这本是现代国家存在的合法性基石之一。英国脱欧事件发展到现在,不正是体现了这一点吗?很难说,英国国家与民众的利益在这样的处理方式中就得到了保证。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鲍里斯认为“议会禁止首相无协议脱欧的立法是史无前例的,英国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的情况”。如果将国王只看做类似于首相的政府行政首脑的话,鲍里斯并不完全正确。英国早在17、18世纪就尝试限制国王的外交权,那时国王发动的战争或签订的条约有时会违背议会的意愿,于是议会开始为国王开列应该签订什么样的联盟的条件,被国王果断拒绝。“朕即国家”,在国王看来,自己知道怎样做有利于国家利益。更重要的是,英国的政治制度将处理对外事务的权力赋予了国王,其属于国家行政权范畴,这是议会不能干预的权力领域。

  如果不考虑历史上曾有过的这些事件,鲍里斯的说法又是正确的。因为,即便是20世纪六十年代以来,议会就对外事务进行立法的案例不断增多,但从未有什么法案规定过首相处理对外事务的具体方式与内容,这属于国家行政领域,不是议会所能干预的。

  传统上,英国议会介入行政的领域是通过执政党与议会多数党一致这一纽带实现的,而非议会直接参与行政。从这一点看,议会在脱欧中的表现似乎正在跨越立法与行政的传统界限,议会在为首相开列如何为与不为,这是执政党与议会多数党不再一致后,议会对政府行政权力的直接侵蚀。

1 2 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日本红怡院 » 边缘车企之困:50个自主品牌年销量难过10万辆

赞 (0) 打赏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